NOME




探索新生活

———

EXPLORE A NEW LIFE

中國85後投資的NOME諾米全球設計品牌在斯德哥爾摩發布




這個投資人就是廣東普斯控股集團廣東快慢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陳浩先生。陳浩是中國青年創業者中85後的代表人物,是新零售業的變革者,長江商學院CEO班和EMBA班學員。他從事零售業超過十年,對當下的市場業態,創新的商業模式有獨特的見解。他所在集團經營的男裝KM品牌是中國服裝行業有史以來增長最快的黑馬,兩年內迅速發展到500家店鋪,年銷售額超過30億元,位居中國高成長連鎖品牌前五位。

陳浩說,他今年30歲,在20歲的時候開始從事零售行業。四年前,他在中國有四家服裝品牌。其中有一家兩年內迅速發展到500家店鋪,年銷售額超過30個億,所以賣給了基金公司。後來我們又發現家居市場很好。所以,我就出來專門做投資時尚和零售業這個板塊。我是想說,中國的發展非常快,不知道瑞典是否有這種在20歲創辦公司,30歲就可以轉行做投資的。這首先得益於中國的快速發展機會。這主要來源於中國的人口紅利和製度紅利。但是在很多品牌方面,中國並不是那麼成熟。

第二,我特別喜歡瑞典的文化。我們之前在中國了解瑞典主要是宜家。但是,我在三年前來逛瑞典北歐,發現宜家不能完全代表瑞典。但是全世界對瑞典的印象就是宜家。其實瑞典的整個設計和內涵,宜家是不能夠覆蓋的。但是,宜家是全球化做得最好的。所以,三年前我們準備做北歐設計的時候,我們就開始進行全球調研,我們覺得在消費業,瑞典是非常厲害的。跟中國至少有20年以上的差距,我們等不了20年,我們準備把瑞典最好的設計推向中國,推向全球。要讓世界人民知道,宜家不能完全代表瑞典,瑞典不只是有宜家,瑞典有非常好的更棒的設計,更好的產品,更好的文化,這個全世界的人不一定都知道。所以,我們將在全球市場進行線下零售店和線上的Channel To Channel的設計師平台同步推動。希望把更年輕的設計師和文化帶到世界,希望更多的年輕設計師跟我們合作。

陳浩說,中國的節奏特別快,我們過去做公司速度非常快,中國經濟是全球第二。按今天的速度,15年後,到2030年,中國經濟差不多成為世界第一。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要以這個為載體,推動品牌的全球推廣,希望三年後,我們能夠成功,能夠有很好的結果。

據發布會的組織者,諾米集團董事Vanessa Folkesson介紹,NO ME是採用英語No me的諧音組合,意思是對過去說No,現在要做最好的自己,開創一種新的生活方式。(但是聽起來也可以理解為了解我,知道我)。她說,在瑞典有很多知名的品牌,就是因為有那麼一些年輕人,他們血氣方剛,創新能力旺盛,因此,創造出了音樂的品牌ABBA, Spotify,也有讓世界大多數人接受的IKEA 宜家家居品牌。但是,在設計領域,還沒有一個響亮的品牌,其實,瑞典是有很多品牌的,但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因此,從中國來了一個睿智的年輕人,一個年輕的投資者,他看中了瑞典的設計,決定投資NOME諾米–新生活方式品牌。

“諾米這個名字是怎麼來的呢?其實是三年前,我們一幫年輕人,包括我們的中國朋友,我們想如果音樂界有Spotify, 電影界有讓世界人都想為之爆發的創造力,那麼,在設計領域如何呢?我們能否創造一個品牌適合家庭和服飾呢?於是,這幫年輕人就想到了諾米這個名字。意思是對過去說不,重新開始嶄新的生活。真實地面對自己,面對世界,然後,為了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來貢獻我們自己的力量。這個主意不是我想出來的,是很多人想出來的。今天我們聚集在這裡是在想,我們瑞典能夠為世界做出貢獻,我們有很多年輕人。年輕人是我們的未來。年輕人指的是15歲到25歲之間的年輕人。”Folkesson說。

瑞中合作理事會副主席趙炳浩出席發布會並致辭說,他的經歷讓他感受到中瑞之間的合作是非常成功的,例如,吉利收購沃爾沃。他曾經在中國工作過。他最早在中國的時候,中國還是比較落後的,尤其是沒有時尚感,只有灰,藍,綠。但是今非昔比,尤其是今年,中國從瑞典的進口已經大於其對瑞典的出口。這說明中國人對瑞典的產品非常感興趣。預計,瑞典的設計在中國也肯定大有前途。

中國人對瑞典的時尚確實是非常感興趣的。中國已經成為時尚的最大市場。今日的中國是昔日的美國,對時尚的追求已成風氣。因此,才有人決定投資諾米。

圖左:郭斌,中:陳浩,右:維尼高。

瑞典NO ME代表維尼高說,她將和瑞典設計師合作推廣NO ME,就是說對自己的過去說不,做自己,這是一個很簡單的想法,給年輕人提出的一個口號。發起一個潮流,我們的NO ME是給年輕設計師提供的一個平台,她們可以做自己真心想做的品牌,為大家提供發展機遇。我們計劃到2月份就在中國開辦35家店。專門從事瑞典版本的設計品牌。我非常高興,你們喜歡NO ME。明年我們要在世界推出50家店。我們主要在深圳和廣州推出新產品,因為在中國南方人們容易接受新事物。

隨後,瑞典設計師紛紛上台介紹他們自己的品牌,他們自己的創意。並對NO ME的創意表示讚賞。實際上,參加本次活動的也有一些新媒體的年輕人,對視頻精益求精。

他們也是幫助小公司進行市場化的一支力量。瑞典時尚負責人索非亞也在發布會上發言。她說,NO ME是個很好的主意,因為一般我們都要面臨巨大的競爭,互相競爭,但是,現在,我們可以在統一的品牌下進行合作。我現在其實非常喜歡瑜伽,和其他運動,靜思,呼吸等等,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都是想如何讓我們的身體感覺好。我們大多數時候,並不在乎我們自己,不在乎我們的身體。現在,這個理念是要我們開始注意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照顧好自己。

傑夫攝影師說,他喜歡中國的哲學,他照相的時候,喜歡抓靜思的時刻。我們大家都是在這裡生活,我覺得這個NO ME可能是一個大傘,在這裡我們有很多的創意,這讓我們感覺有一種滿足感,沒有什麼可缺的。現在的世界時尚是要我們在生活中要注意,要在意,要認真地對待自己。我們要有系統思維,考慮大全景,同時也要注重個體。我們要減少自然的足跡,我們要多和大自然交際。

年輕人就是有活力,同時,從瑞典的年輕人的講話,可以感受到,他們的想法不是馬上就掙一個億,十個億,二十個億,而是想到如何減少對地球的影響,如何能夠讓我們感覺好一點兒,能夠切身感受到自己,感受到地球,與大自然同呼吸共命運。

發布會現場有很多設計師們設計的家常用品,例如紙質的衣掛,凸凹不平的紙簍,方便的小型熱水壺,木質牙刷,塑料梳子,但感覺象木質的。看似巧克力一樣的搓澡海綿,巧克力冰棒一樣的刷子,瑞典人的想像力真的是不拘一格。給記者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凸凹不平的黑色和白色紙簍,因為通過這些可以看出人們真的關注垃圾分類回收這樣的事情。各種好看的垃圾箱是否也可以提高你的垃圾分類意識呢?

其實設計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任何一個小東西都可以是設計精品,這也是為什麼瑞典設計就是那麼千奇百怪,各具特色,放在一起又都很和諧。

接下來,NO ME瑞典代表維尼高與幾個瑞典設計師當場簽署合作協議。

投資人陳浩在接受記者專訪時說,中國有市場,發展快,這是中國的優勢。瑞典的優勢就是積累和沈淀了近百年,他們做的好,但是,我們現在發展不可能像他們那樣,還要經過幾十年,我們需要用我們的創新方式,盡快與其接軌,那就是和瑞典的年輕人一起創業創新,這樣我們就會大大縮短距離,提高效率。

其合夥人郭斌在接受采訪時說,在中國廣州,深圳,這種上億身價的80後,也有上萬人。我們處在這個時代,創業方式也不可能和父輩們一樣。他們那一代靠房地產,我們不能,我們也有壓力,我們只能靠品牌設計,靠創新,靠現代高科技,走我們自己特色的道路。

更多圖片:

 、

看看我們的年輕設計師和名模是不是都很有特質啊!

發布會現場請看視頻。記者陳雪霏與陳浩和郭斌也進行了電視專訪。

後續編者的話:記者剛入行的時候寫的報導(1994)就是中國“小皇帝”,他們是80後,獨生子女那一代,衣來張手,飯來張口。當時人們很擔憂。現在,他們長大了。看來,這一代人中不乏精英,因為他們從一開始就見多識廣,物質滿足性比較強。這給他們積累了基本底氣。長大以後,起點高。乘著中國改革開放大潮向前奔,就像陳浩這樣,從做零售開始,有敏銳的目光,能夠跟踪市場的潮流,及時調整自己的方向,有自信心,有創意。敢嘗試,30歲,正是創業的好時光。支持他們。

圖文/陳雪霏







Back to News

Back to Home